禮儀服務

釋教齋竺科儀解說





一:前言
二:成服、開鑼、點主/請佛證明/齎發關文
三:召亡接祖沐浴參聖/安位/慈悲妙典
四:華筵午供/祖靈獻飯/比立堪合/酬王過案
五:給牒劃號/禮拜黃河
六:演放赦馬/樂鬧皇壇
七:唐僧取經/演釋西遊/遊獄宣赦
八:繳連血盆/脫血盆苦
九:演拜香山/觀音度化
十:挑經勸善/引亡過橋
十一:普施孤魂/拔度先靈/藥師滌罪
十二:代還官錢
十三:發表通傳/秉燭光輝
十四:後記


【 前言】


中國人自古受儒家禮教影響,所以深富孝道觀念,而儒家的孝親原則,即孔子所強調的「生,事之以禮;死,葬之以禮,祭之以禮」,父母在世時,日常生活要依禮奉養,父母過世後,則必須遵循禮制來辦理喪事,祭祀時亦按古禮進行,藉以表達哀思,感念親恩。台灣人在處理喪葬事宜時,也秉持著「慎終追遠」的崇高精神,並立足於中國固有文化上加以擴充,經過三、四百年來一直持續的因時因地修改調適後,亦逐步發展出一套屬於台灣本土的喪禮儀制,且深深影響著居住在這塊島嶼上的每位子民。細觀台灣民間慣行的喪事流程,「做功德」〈閩南人俗稱「做功果」,客家人則俗稱「做齋」〉是其中的重要環節之一,此舉係指喪家的孝眷人等依宗教信仰,延聘僧道為亡者啟建拔渡法事,藉由誦經拜懺和展演科儀的方式,替亡者消解生前有意或無意所積累的罪愆,同時將法事的功德回向予亡者,以助其速脫幽冥,超昇極樂淨土,往生仙鄉。由此可知,「做功德」之最終目的非凡,對亡者而言亦深具意義,故一場喪事的規模無論大或小,儀節無論繁或簡,「做功德」悉為固定步驟,有其不可替代性與無法省略性。喪家的孝眷人等,甚至是亡者的親朋好友,皆極重視此一拔渡法事的舉行,這也成了台灣人對喪事最深刻的印象之一。由釋教法師所主持的喪葬拔渡法事,其中的內容與程序,卻有著獨到的巧思及安排,具體充實了「做功德」的真切意義。又為了完成拔渡儀式、調節哀傷氣氛或宣揚教化思想等種種目的,釋教法師遂運用各類表演手法,配合大量的口白和唱詞,融入喜怒哀樂情感,以豐富原本悲悽單調的喪葬場合,更締結出多采多姿的文化面向。

【成服、點主、開鑼】


『成服』之禮,對天地眾神稟明喪家當日行成服之舉。『開鑼』儀式,三聲鳴鑼透天堂,孝門家中大吉昌。佛祖面前為功德,子孫世代出賢郎。此舉主要是透過敲響銅鑼來通傳天地,並宣告法事即將開始。『點主』意義:子孫為求吉運,而請「父母官」或「有福德者」用珠砂筆在魂帛 ( 神主 ) 上的「王」字點硃為「主」字,提筆點主的人稱「點主官」,古稱「大賓」。

【請佛證明】(啟請神佛)


由法師代孝眷人等懇請諸佛菩薩降臨道場,以證明並監督此次功德法事之奉行,祈求法事能順利圓滿。法師們在啟請神佛時,依序焚香奉請釋迦牟尼佛、阿彌陀佛、彌勒佛、文殊菩薩、普賢菩薩、觀世音菩薩、地藏王菩薩、追魂使者、五道將軍、十殿明王、十二庫曹官、牛頭將軍、馬面將軍、當州城隍尊神、當境福德正神、司命灶君、門神護衛等大小神祇,祈望諸神佛能不捨慈悲,恭降道場受香供養。由於舉行喪葬拔渡法事的主要目的,是欲仰仗佛力使亡者超昇,並藉此報答親恩,所以在啟請神佛時,孝眷人等要以虔誠之心敬拜奉請諸聖蒞臨,以薦拔亡者至西方淨土,早登莊嚴無上之佛果菩提境。

【齎發關文】


由法師率領孝眷人等上香,希望煙靄祥雲能密佈天堂佛國,風飄瑞氣能傳達地府龍宮,使其感動仙佛。緊接著敦請神通廣大之追魂使者、五道將軍,透過其傾刻間能週遊三界之法力,代孝眷人等傳送過關文牒,藉由發送過關之文牒, 使亡者在聽聞召請之音後,可以往赴香花之會,能急赴道場內,聞經受度,領沾功德。

【召亡接祖】( 引魂)


法師搖動靈旛與鈴鐸,召引原本仍在幽冥界中,黃泉路上的亡者魂魄,引至功德道場。法師誦唸召請真言,以真言法力與鈴鐸聲響,惟願在天在地能聞召以來臨,居聖居凡也能仗神旛而引至,亡者雙手撥開生死路,翻身跳出鬼門關, 親赴三寶壇前領沾功德。

【沐浴參聖】


『沐浴』法師誦唸沐浴真言,再由孝眷手持沾濕的毛巾向靈位擦拭,以象徵為其沐浴淨身,讓亡者以此水沐浴過後,蕩滌千性姤穢,遠離五濁六塵,使亡者不墮六道輪迴,而重整衣冠服飾,內外無暇,精成氣爽,獨露一心清淨,以便步上法壇皈依佛法僧三寶。『參聖』(頂禮)法師引領亡者在三寶壇中參禮神佛,皈依佛法僧三寶慈尊,皈依佛寶者可得清淨佛,以致不墜地獄道,皈依法寶者可得清淨法,以致不墜餓鬼道,皈依僧寶者可得清淨僧,以致不墜畜生道,皈依佛法僧三寶者,最終將證得無上大道。然後再代亡者懺悔與發願,向三寶慈尊傾訴亡者生前所造之諸般惡業,皆始於貪慎癡所造,而今時此刻, 亡者將一切皆懺悔。並發願祈求智慧真明,所有罪障消除, 力行菩薩大道,從此改往修來,斷滅貪嗔痴,修持戒定慧, 捨己身而證法身,從人道而皈佛道,達到引凡入聖的境界。

【安位】


將代表亡者之魂帛安置在靈堂上,以示亡者重返家堂, 等待接受拔渡超薦。

【慈悲妙典】( 誦經)


誦唸懺法(經文)並唱誦回向偈及行給牒儀式,讓亡者在聞經受渡後,收執牒文作為憑據以領沾功德。

【華筵午供】( 佛前供養、獻供)


為答謝三寶壇內之眾神佛,能不捨慈悲親降法筵,證盟此次拔渡法事的進行,法師焚香敬拜,願三世如來皆至此, 十方賢聖遙聞知,諸佛菩薩速赴壇中。然後以法水灑淨壇場,接著將飯、香、花、燈、茶、水、果、財帛等供品,一一恭謹呈敬,獻列於三寶壇前,供養三寶及合壇眾聖賢。法師加持供品後,逐碗交家屬傳遞禮拜『家屬心唸,願以此(物)奉獻,願佛慈悲,接引親魂往生淨土,阿彌陀佛。)。表示以此微忱,荷望佛法僧三寶、四府龍天眾、合壇眾聖賢愛領納受,並祈求眾神福被孝眷,願其否極泰來,家道長興。

【祖靈獻飯】(丁憂)


「祖靈丁憂」是一項重要的行事,因為亡者和歷代先祖尚未成仙作聖,仍須食用早、午、晚三餐,故透過此科儀讓孝眷人等虔誠供養。準備豐盛之菜餚和白飯,呈敬在亡者魂帛及歷代先祖香位前,再由全體孝眷依序奠酒獻祭,以寬慰亡者與歷代先祖。

【比立勘合、酬王過案】( 恭酬十王)


由於中國人相信人去世後會先至冥府報到,然後接受十殿明王的審判,若生前無犯下任何罪愆,當可順利過關而拔升西天,反之,若生前曾有過錯者,則要受應得之刑罰懲處。人非聖賢,故大錯或許不曾犯,但日常生活中的小過卻是不斷,而這些小過也算是錯事,日子一久,累積多了,也會致使天地難容。因此「恭酬十王」科儀,法師替亡者向十殿明王誠心懺悔,消弭生前的一切冤愆,讓亡者身無罪業,自在解脫。在科儀開始前,還須先進行「比立勘合」的儀式, 此係仿古代官府的「勘合制度」,於合同或文書上立下標記,以杜絕假冒的情事發生。在呈獻十殿明王的各牒文上逐一書寫「勘合」或「合同」二字標記,然後法師再引領亡者於壇場禮拜十殿明王,並獻祭三牲酒禮、金銀財帛,懇請眾明王高抬貴手,對亡者的罪行從輕發落,使其無罪無愆,往生極樂。

【給牒劃號、禮拜黃河】


「禮拜黃河」係一位法師於三寶壇前拜誦《黃河寶懺》,但在開始拜誦前,必須先行「給牒畫號」,於牒文上簽名畫號,證明為本次法事之各項科儀過程具名擔保,以示誠信。迨簽名完妥,法師隨即開誦懺文,藉著懺文字句的誦唸,引領亡者誠心拜禮冥府的滑台崗、鹵居崗、蝴蜞崗、毒蛇崗、奈何橋、餓狗崗、虎狼崗、雪山嶺、渡船崗、泰山門共十個路關。拜誦《黃河寶懺》的目的,其實是要奉勸亡者既然已辭世,就切勿掛念塵世的種種,正所謂:「不見黃河心不死, 見了黃河死了心」,當法師拜誦完《黃河寶懺》,亡者也要接受自己死亡的事實,安然地跟隨神佛高登仙界。

【開通冥路】(開五方)


民間習俗認為,人死後必赴陰曹地府,而靈魂初離人體,一時之間找不到通往陰間之路,因而法師央請東方阿閦佛、南方寶勝佛、西方彌陀佛、北方成就佛、中央毘盧佛為亡者開通東、南、西、北、中五方冥路,每開啟一方冥路,法師要點燃金火朝向該方位書寫密字,以示大放毫光使亡者知悉冥路的正確方向。

【河邊滌罪】( 酬謝水神)


中國民間深信婦女的經血,及孕婦生產時所流之血具有穢氣,是極汙濁、骯髒的,但婦女或孕婦的衣褲難免會沾染汙血,為了身體穿著的潔淨,往往用清水予以洗濯。不過客家人認為水有水神,婦女和孕婦清洗衣褲之舉,可能會在無意間冒犯了水神,故必須於過世後由孝眷代行「酬謝水神」之禮,恭請水府扶桑丹霞大帝蒞臨受祭,懇求水神赦宥,再恭讀疏文哀求寬恕,最後焚化金銀財帛酬謝,期冀藉著誠心禮拜水神,使亡者生前所犯諸罪悉數懺解,以追隨佛祖西遊菩提。

【演放赦馬】( 靈山放赦)


「靈山放赦」此科儀係法師代三寶慈尊頒下赦書,宏開赦宥之門,消除亡者生前所造一切罪咎,以助其超脫苦輪, 往生仙鄉。因靈山放赦之意義非凡,且為法事中之重要科儀。當科儀進行至宣讀赦書時,孝眷人等必須跪拜聞聽,懇求慈尊愍念孝子報恩之心,垂慈降恩以濟渡亡者,對於亡者之罪愆,無論大小,不分輕重,悉數赦除。迨赦書宣讀完畢, 由中尊法師手拿赦書,其餘法師各執紙糊的西天金馬驛吏大將軍(赦官)、赦馬和酒杯、馬草,於壇場內行獻酒儀式,呈獻香醪美酒予西天金馬驛吏大將軍享用。三獻酒結束後,眾法師再行「走赦馬」儀式,由手執赦書和赦官、赦馬的法師在前頭引領,其餘法師各執夾有排炮之竹棍,藉此象徵照路用之火把,再呈穿花隊形於壇場內來回奔跑,模擬赦官騎乘赦馬傳送赦書的場景。最後,法師引領孝眷人等至壇場外焚燒赦書和赦官、赦馬,奉送赦官前往酆都赦宥亡者,冀望赦書傳抵冥府時,可使鑊湯爐炭都頓冷,刀山劍樹化為灰,薦拔亡者永離苦趣,安登樂土。

【樂鬧皇壇】


釋教在展演科儀時注重樂曲的配合,並融合民間北管曲牌和客家八音於其中,故每項科儀在進行時,往往是樂奏鈞天, 熱鬧非凡。但因各科儀在展演之際,仍以前場法師的科介儀軌為主,後場的奏樂僅屬「配角」,不能喧賓奪主,所以常使後場樂師有無法充分表現所學之憾。基於此,在拔渡法事的晚間便安排「大鬧皇壇」的節目,藉由這個俗稱「鬧壇」的儀式,讓後場樂師盡情地演奏各式曲牌,順道熱鬧壇場, 沖淡喪葬場合的哀傷氣氛。同時透過此儀式告知眾人,晚間的科儀即將開始,提醒工作人員著手準備各項祭品,亦請喪家孝眷至壇場靜候,以接續鬧壇之後的隨拜事宜。

【唐僧取經、演釋西遊】( 請經)


「請經」科儀係屬「小戲」,而科儀本身即為一種宗教「儀式」,故將「請經」列為「儀式戲劇」。傳統科範中, 極重視科儀的起因、程序,又喪葬拔渡法事的主要目的係透過拜誦經懺的方式,消解亡者生前所積累的罪愆,可知經懺在整個法事中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。這些具有不可思議力量的經懺究竟從何而來?由於中國民間受《西遊記》的小說故事影響甚大,認為佛教經典係唐僧至西天取回,基於此一俗信觀念,遂於法事中演出「請經」的戲碼,藉此解釋經懺的由來。

【遊獄宣赦】


科儀一開始,先由一位釋教法師舉行「安獄」儀式,讓壇場中的「血盆池」透過儀式的轉化,因而負有信仰使命, 接著法師率孝眷人等至靈堂迎請亡者魂帛至壇場內,且安奉在血盆池的中央,以示亡者遭禁錮其中。法師旋於血盆池前拜誦《血盆寶懺》,一來代亡者哀求懺悔,二來透過懺文及赦文之神力來拔薦亡者。

【繳連血盆、脫血盆苦】( 打血盆)


「生育」是女人所擔負的重責大任,也是人生中最辛苦的經歷之一,因為有女性同胞們的偉大付出,「傳宗接代」的使命才能延續,人類的生命方可綿綿不絕。雖然「生育」是極神聖的大事,但在傳統觀念中,「生育」一事的背後卻也相對地帶有許多禁忌。《血盆經》中記載,經文如下:昔日目連尊者,時往羽州追陽縣,見一血盆地獄,闊有八萬四千由旬,池中有一百二十件事,鐵樑鐵柱,鐵枷鐵鎖,只見南閻浮提,女人許多,披頭散髮,長枷扭手,在地獄中受苦。鬼王獄卒,一日三度,將血勒教罪人吃,此日罪人不甘仗吃,遂被獄卒將棒打作叫聲。目連尊者悲哀,遂問獄主,因何不見南浮提,彼丈夫之人受此苦報,只見許多女人受其痛苦?獄主答師言:不干丈夫之事,只是女人血露汙穢神祇,並污穢衣裳,將去溪河洗滌,水流汙漫,世間之人,取水烹茶,供養諸聖,致含不淨,天神將軍札下名字,附在善惡簿中,侯至百年命終, 受此苦報。目連尊者悲哀,遂問獄主,將何報答阿娘產生之恩?出離血盆地獄之苦?獄主答師言,惟有小心孝順的男女,敬重三寶,更為阿娘持血盆齋三年十月,仍結血盆勝會,請僧將誦此經一藏 ,滿日懺散 ,便有般若舟載過奈河江岸…………。基於此緣由 ,所以陽世子女為報答親恩 ,遂請釋教法師行「打血盆」科儀,藉由目連的法力引領孝眷人等,將受困於血盆池中的亡魂救出,脫離血盆池地獄而超生佛地。並讓子女代母親飲血水,使其免受污血浸身之苦,以此感念養育之情 。

【香山寶卷、觀音渡化】( 演拜香山)


俗語云道:「男拜香山、女打血盆」意指當亡者為男性時,則有演拜香山;亡者為女性時,則有施打血盆科儀。演拜香山時,由法師演說或誦唸《香山寶卷》勸世人行孝向善、禮佛修身,在過演說或誦唸的程中,穿插兩名法師扮演金童玉女渡亡升天的科儀。在中國音樂史的《變文》中亦提到,根據《觀世音菩薩本行經》(後改稱《香山寶卷》,作者為宋代的普明禪師於崇甯二年(1103年)八月十五日,在武林上天竺受到神人之啟示而撰著。)《香山寶卷》現存最早版本的年代是一七七三年,提供許多有關妙善觀音的生平細節。情節大致如下:古代妙莊王有三個女兒,名為妙因、妙緣、妙善。莊王為她們擇婿,大女、二女順從,三女妙善堅拒,執意出家為尼。莊王大怒, 將妙善監禁在御花園,後送到白雀寺做苦工,但她仍沒有屈服,她的父王便焚燒該寺,燒死了五百名僧尼。由於未能把妙善燒死,妙善便至香山繼續修道九年。當時莊王罹患一種群醫束手無策的怪病,危在旦夕。妙善變化成一老僧向莊王進奏:只有至親的手和眼方可醫得。莊王要求大女、二女獻出自己的手和眼,結果遭到白眼拒絕。老僧勸莊王去求香山仙人,而香山仙人乃妙善修行而成,當然同意了這一請求, 割手剜眼獻給莊王。莊王服後,霍然病癒,見香山仙人斷臂缺眼,心中過意不去,便叩拜天地呼籲,求仙人重長手眼。過了一刻,香山仙人竟長出一千隻手和一千隻眼,這便是千手千眼觀音菩薩。而後莊王聽從她的勸誡,皈依了佛門。

【挑經勸善】( 挑經)


「挑經」原為中國傳統目連戲的橋段之一,在喪葬拔渡法事中,法師也仿效目連安排了一場「挑經」的科儀,藉由扮演目連的角色一頭挑著經書,隨路行隨路勸孝勸善,一頭挑神魂,來為喪家孝眷人等代挑亡者前往西天,哀求佛祖超渡親魂。因「挑經」科儀最後的程序是由法師所扮演的「目連」與孝眷人等齊聲悲泣,而孝眷人等必須跪在目連面前拉籃, 以示不忍親人上西天。但無嗣者沒有直系子女,為了避免無人拉籃的尷尬場面發生,故法師會將此科儀省略。

【引亡過橋】( 過橋)


在中國人的幽冥觀念裡,要通往地府的入口處設有一座橋,這座橋名為「奈何橋」,相傳奈何橋下有銅蛇鐵狗,極為兇猛恐怖,每個人去世之後皆須於此橋上走過一遭,所以「奈何橋」可說是陽間與陰間的仲介管道。引魂過奈何橋,以一懸於科儀桌及魂身桌之台布條象徵之,橋頭站牛頭馬面,引路王(法師)手執引魂旛前導,孝眷跟後,魚貫而行,於橋頭之所請土地公公引亡者過橋,而土地公以說書方式引魂過橋,把滑苔嶺、奈何橋、毒蛇崗、餓狗崗、猛虎崗、渡船崗的種種風光,和所見的種種鬼趣, 曲曲傳出,經過七次,表示過了七洲橋,亡靈已到了陰司, 將魂帛在布上晃動象徵過橋,過完橋便告結束。「過橋」等於是在幫亡者開路,亡者才不會茫然不知所措。在演法過程中,不時要求孝眷人等把零錢或鈔票投進布下之水盆內,土地公則會回贈好話,薦亡者以升天,讓一時遭喪之孝眷能有好話來祝福。更藉由說笑幽默之俚語,讓守喪悲傷的心緒,能因此而一笑而解憂愁而不至於悲傷過度, 幫助喪家在親人亡故的情境中,紓解喪家壓抑的心情,並且重新思考生命的本源和本質,有其內在的文化意涵(有悲傷輔導之功)。

【普施孤魂、拔度先靈】( 普渡施食)


為增加亡者和喪家歷代先祖的功德,晚間啟建「普渡施食」一會,賑濟本境界之男女無祀孤魂,展現出博愛渡眾的崇高精神。法師開香啟普,並於壇場內洒孤淨筵,潔淨所有的祭品。向三寶壇之神佛菩薩焚香啟告,接著誦唸真言,一心召請各類孤魂滯魄,敦請祂們至法筵享受甘露法食之賑濟。而法師又獻結手印,廣施法訣,以神通妙力開眾孤魂的咽喉,且變化普渡場之法食,使祭品能一變十,十變百,百變千,千變萬萬,無量無盡地供應給孤魂享用。同時,亦拋撒大量的糖果、餅乾、硬幣,供在場的喪家親友撿拾。當科儀接近尾聲之際,法師宣讀牒文,希冀眾孤魂除在壇前聽法聞經,享食受財外,更必須頓息貪嗔癡,修持戒定慧,皈依三寶慈尊,方能咸脫苦輪。最後,法師引領孝眷焚化財帛,送孤圓壇,整個普渡施食科儀至此方終。

【藥師滌罪】


法師禮誦《慈悲藥師寶懺》,舉行此科儀時會準備四碗飯,四碗菜湯,代表懇求四位藥王菩薩降下消除病因(三世因果病)之良藥,不致帶業障往生,(亦有拿十顆雞蛋或鴨蛋,用黑筆在蛋殼上書寫各式中藥名,藉此以充當藥味,然後將蛋放在米斗內。)再準備一只陶壺熬煮中藥水,且由孝眷人等親手餵亡者服用藥水,祈求亡者在藥王菩薩(藥師琉璃光王佛)的庇佑下,所有的病痛皆痊癒。當《慈悲藥師寶纖》拜誦完畢時,法師會帶領孝眷人等手捧亡者魂帛在壇場內來回繞圈奔跑,藉此象徵亡者的身體已經健康,且能腳健手健地奔跑穿梭。在眾人於法壇內奔跑數分鐘後,法師會跑到法壇外,大力地將那只熬煮藥水用的陶壺摔破在地上,這表示在三寶慈尊與諸佛菩薩的證明協助下,亡者將永遠不受三世因果病之侵害,故將煮藥之器具摔破,因為日後不需要再使用了,整個儀式進行至此階段,才算大功告成。

【代還官錢】( 繳庫、還庫、還填庫藏)


民間俗信人若要投胎轉世來凡間,必須先向坤府化形司之庫官商借庫錢,並各依所屬生肖之不同,而有商借金額大小之別。所以死後要由孝眷人等代亡者焚燒足額之庫錢繳還,以助其往生西天或投胎轉世。法師宣讀牒文,其上明註亡者必須繳還之庫前金額,證盟天地,且給付庫官收納為記。緊接著,法師率領孝眷人等到喪宅附近的空地燒庫錢,同時將紙糊的「靈桌嫺」和房子、金山、銀山、汽車、電視、冰箱、洗衣機等器物一併焚燒,法師於此刻誦唸〈普庵咒〉,加持無量法力於庫錢及各式紙糊物品上,好讓亡者能順利收執享用。孝眷人等期冀填納庫錢後,亡者能永無欠負之名,安渡超生之路,並陽世子孫獲福無限,家門迪吉,人口平安。於燒庫錢時,所有子孫手牽手圍起庫錢,以防止野鬼搶奪,此又稱為「圍庫」。

【發表通傳】


凡啟建一朝以上之功德須在起鼓後演行「發表」科儀, 由釋教法師宣讀文表,並有勞功曹使者傳遞,以恭請南無三洲感應護法韋馱尊天菩薩至壇場護衛證盟。當淨壇、上香完妥,眾法師旋搖動鈴鐸奉請南無三洲感應護法韋馱尊天菩薩,希冀其承三寶力加持以降赴蒞臨。然後釋教法師焚香奉請各方神祇,祈望祂們愍念凡情降臨道場之中,並依序就座以共鑒此次道場功德。迨釋教法師朗讀表文完畢後,再運用經咒之力,使三寶司所頒行之表文,在功曹使者的傳送過程中不會遭到延誤,讓表文能仰仗威光而上至九天,下通三界,達成恭請諸天神聖與通知地府開獄放魂的任務。

【秉燭光輝】


凡是啟建一朝以上之功德必定安排,此科儀之目的係釋教法師執秉火燭,將灼灼光輝呈獻予蒞臨壇場證盟功德的眾神佛,並藉著火燭散發出的亮光普照喪家,為孝眷人等祈得光明的未來,同時溫暖他們原本因痛失至親而悲慟不已的內心。「秉燭」科儀一開始,必須先央請佛、法、僧三寶、十殿明王前來證盟功德,接著,法師點燃火燭於壇場內來回對破交參,之後呈獻火燭於三寶殿及靈堂前,讓亡者能隨著火燭散發出的光輝,前往靈山同佛參修。最後有一項名為「接燭」的儀式,此乃喪家孝眷接過法師的火燭,並將火燭帶入宅中照亮每個房間,祈求家宅永享光明,同時法師會回贈好話來祝福喪家,希望他們否極泰來。

【後記】


昔日台灣屬農業社會,所以當家中不幸有人往生,則各項喪葬事宜多由街坊鄰居、親戚朋友幫忙處理,但現今已步入工商業社會形態,大部分的人空閒時間有限,喪家只好改聘職業葬儀社來代為安排,親友也大都拈香致意後隨即離開。中國人自古對喪葬儀節甚為重視,也連帶產生諸多禁忌以維護其莊嚴性,但隨著現代人極少參與喪葬事宜,對傳統禮俗的認知程度也日漸薄弱,使得許多年輕一輩,常受世俗錯誤觀念影響,以為一到喪家或拔渡法事場合便會被「沖到」或「煞到」,故避之惟恐不及。迫使相關之民間祭祀禮儀遭受漠視,這是相當可惜的情形。當然,要導正常民的錯誤觀念仍需一段時日努力,但瞭解喪葬拔渡法事的內容與意義卻可以馬上開始,畢竟,它們是老祖先所遺留的文化資產,需要我們代代傳衍與保存。經由本文的解說,可知喪葬拔渡法事亦非「罪不可赦」的「迷信」行為,所安排的各項科儀皆有其特定之意義或目的存在,絲毫馬虎不得。例如「靈山放赦」是法師代三寶慈尊頒下赦書,消除亡者生前所造一切罪咎,使其冤愆悉除, 自在解脫,往生仙鄉。「繳連血盆」係法師引領孝眷人等保領亡者離開「血盆池」,以濟渡亡者,還報親恩。「挑經勸善」則是仿傚傳統目連戲之劇目橋段而產生的科儀,法師藉由扮演目連的角色來為遺族代挑亡者上西天,並在科儀的過程中,宣揚倫理道德觀念來教化眾人。由上述可知,啟建喪葬拔渡法事以薦拔亡者,實際上就是遺族們的「孝心」展現,因孝眷人等與亡者之間有「親情
」關係的維繫,使得他們願意運用各種方式,目的只希望亡者的後事能順利完滿,而喪葬拔渡法事正是在這樣的前提下所形成的民間習俗。

卓蘭振德禮儀製作,部分內容摘錄【楊士賢│釋教研究博士論文】